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官风采 -> 荣誉展台

“郑庭长,给您下跪俺心甘情愿!”

——讲述固始县法院立案庭庭长郑宏伟的感人故事

  发布时间:2013-04-09 10:15:34


    俺叫潘同兰,是固始县观堂乡河湾村一个普通的农妇,今年55岁了。在遇到郑宏伟庭长之前,俺只给爹妈下跪过。俺压根没想过会给一个素昧平生的青年男子下跪,但是俺不觉着丢人,俺是志愿的!

    说来话长。事情的起因是俺男人的坟地。2003年,俺男人老杨病逝后被安葬在本村民组的一块空闲荒地上,跟本组村民张安父亲的坟茔相邻。2006年,俺俩闺女杨红、杨娟给老杨坟茔砌围墙时,热情的张安还帮助放线呢。谁承想,跟张家的纠纷就此埋下。

    2007年4月5日清明节当天,在外地做生意亏本的张安听信算命先生的胡言乱语,突然带人将老杨坟墓的砖混结构护墙推倒。当时俺俩闺女正在给她们的亡父上坟。她们拼命阻止,却遭到张安一伙人的撕扯辱骂,更要命的是二人嘴里还被抹上粪便!丢人哪!

    俺的儿子得知情况后气愤难忍,带人将张安打成轻伤。后来张安把俺儿子告到公安局要追究刑事责任。身为母亲,俺不能眼见着孩子坐牢。俺找了好多人求情,宁愿赔张安15万元私了,张安没有答应。就这样,俺儿子被法院判了一年半有期徒刑。

    张安有错在先,丢人的是却俺三个孩子,俺和孩子咽不下这口气。在律师的帮助下,俺俩闺女状告张安当众抹粪便构成侮辱罪,要其负刑事责任。

    闺女们都是出嫁的人了,因为家务忙没工夫告状,俺作为代理人跑了很多部门都不中。2011年6月,俺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到固始县法院。俺已决定:如果法院也不管我的事,就直接进京上访!

    接待俺的就是立案庭郑庭长。没想到,他一点架子没有,大姐长、大姐短地叫得俺心里暖呼呼的。他看完了俺的材料,又跟俺并排坐在连椅上,一点一点地问情况。当得知张安常年在外打工时,郑庭长告诉俺:“大姐,你的案子本来可以立案,但是张安长期在外地,如果按自诉案件程序立案,案子可能因一方当事人难找而中止审理。”俺一听就急得站起来:“俺要到北京告他!”郑庭长重新拉俺坐下,诚恳地说:“大姐,我知道你心里憋屈得慌。”一句话说得俺嚎啕大哭。

    那些天来东奔西颠的累、无人倾听的苦在那一刻爆发了。哭够了,俺的心情好受多了。临了,郑庭长把俺送到院门口,嘱咐俺把心情放好,说他一定想办法尽快把俺的事情解决好。

    往后的几天里,郑庭长跟村干部一面劝俺不要有过激行为,动员俺放弃“冤冤相报”的做法;一面找到张安起诉俺儿子的伤害案的办案法官,联系上张安当时的代理律师,又通过律师与在重庆打工的张安小儿子取得联系。经过多次电话沟通,张安的小儿子答应代父亲赔礼道歉,赔偿精神损失。

    说实在的,本来俺打的就是气官司。郑庭长为这事忙前忙后,调解了二十多回;现在张家人又道歉了。俺的气顺多了。

    俺记得那天,当俺再次走进固始县人民法院立案庭大厅,郑庭长迎上俺,把张安赔偿的6万块钱放到俺手里。俺哭着给郑庭长跪下了:“郑庭长,俺好久没有遇到像您这样的好人了……”郑庭长赶紧把俺搀扶起来。

    俺这辈子除了给爹妈下跪,没有给旁人跪过。但是,俺看见郑庭长,就觉着他是个好人。他没有当官的架子,一心想着为老百姓办实事,解开了俺心里的“疙瘩”。他让俺想起小时候看的古装戏里的“父母官”。俺乡下人就讲究个知恩图报啊!

责任编辑:r    


关闭窗口

地址:信阳市羊山新区新五大道和新二十六街交叉口(东北处)  
邮编:46400  

民意沟通信箱:hnxy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