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院文化 -> 文体园地

麻杆

  发布时间:2021-01-25 10:57:13







    幼时早起,父亲在院中捡了只鸟,特意递给了我。鸟儿只身黄色的羽衣,头上一簇黑色羽毛,黑豆般的眼睛神采飞扬,红色的尖嘴和灰色的爪子不停地啄挠着我紧拽着它的手。我不想放它离去,我着实欢喜。

    母亲劝说无效,只得想方法满足我。她蹲坐在小凳子上,找来麻秆捧在腿上,认真地将麻秆分成好几段,每段中间都留了一个豁口,用来卡住十字交叉的地方。我不喜欢麻秆的味道,远远躲了去。

    午觉醒来,母亲将一个内里装着软软棉花的麻秆笼子交予我,灰白色的笼子不大不小,精致可爱。我翻身而起,从床下扎满小洞的鞋盒内将小鸟拿出,放进笼中。可它只是悻悻地看了我一眼,便蹲在笼子角一动不动,对为它准备的小米和清水视而不见。我急于让它开心,连母亲前去上班的招呼声,也无暇理睬。

    次日清晨,因惦记,我早早爬起看它。它翘着两只爪子,身子歪斜地睡在软软的棉花上。我觉得好笑,便伸手去点它,触手僵硬、冰冷。察觉不对,急忙将它从笼中拿出,放在手心中不停的呵气,放在衣襟中为它取暖。可无论怎样,它依旧保持着那个可笑的姿势,没有回应。

    死了···

    待母亲确认后,我随同小鸟一起僵掉的思绪,慢慢活络过来。我怨怼地冲着母亲哭喊,它定是被麻秆笼子熏死的! 当晚,因故意踩碎厨房里的麻秆,被罚跪在冰冷的水泥地上。因困倦,我虽服软认了错。可心里,却不觉得有错。因为麻秆,让我不止一次的失去了希望。

    茶叶蛋,是小时候的端午节要准备的东西。这年端午让我格外期待,老师让大家带上风筝和食物,准备去濮公山踏青。明日便是端午,我与母亲说起,她似有些为难。我疑惑的看向她,她又笑着拍拍我的头。

    翌日,母亲递给我一个斜挎的绿书包,里面装了一大壶菊花晶水和十几个茶叶蛋。复又递来一个三角形骨架的风筝,上面有个威风凛凛的黑猫警长,角架后还拖着两条长长的塑料尾巴。街上叫卖的都不如这个漂亮,还有点眼熟。我难忍心喜,翻来覆去的看。

    到了踏青的地方,我独自一人坐在那里很久,同学们却离我有点远。她们围在一起,交换着平日不多见的食物。再三等待,无人愿意上来与我交换。我索性趴在大石头上,狼吞虎咽地连吃了几个茶叶蛋,被噎到频频翻白眼。猛灌了几口水后,低头瞥见了书包旁的风筝。

    它静静地躺在那里,黑猫警长威武地拿着枪指着前方。我莫名的兴奋起来,还有它呢!当我不知多少次的扯着筝线绕开树跑上跑下后,我觉得之前的认知可能是错误的。连它,也不想和我一起玩儿,它不想飞。

    回到家里,母亲兴致很好,想和我聊聊参加活动的感受。我委屈的话都未应,去了里屋。父亲查看风筝后,告知我,筝皮是我之前的包书皮做的,轻巧不易破。只是骨架是麻秆做的,重量大,飞不起来。母亲却不了解,仍费了大半夜时间做的。那也是麻秆首次留给我的印象。除此之外,更别提还时常被母亲劈成两半,洗洗当筷子用!对这个散发着怪气味的东西,我一直心怀有绪。后来,家里改了蜂窝煤,我挺开心的。至少不用一进厨房,就心情郁结,烦躁难安。

    此后好多年,我没有再去过濮公山,也没有机会再得见过麻秆。后来我得知那只黄鸟学名黄鹂,有次我在办公室捡了只麻雀,摸了摸,最终,放掉了它。

    麻秆,米白色,细长结实,易燃。

责任编辑:yu    


关闭窗口

地址:信阳市羊山新区新五大道和新二十六街交叉口(东北处)  
邮编:46400  

民意沟通信箱:hnxy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1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