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院文化 -> 文体园地

信阳中院法官援疆日记2——再见哈密

  发布时间:2021-01-13 09:16:28









镜头一:2020年10月27日,伊吾县淖毛湖镇



镜头二:2020年11月25日晚上8:00,哈密中院审委会会议室




    《山水篇》

    预定了返程机票,意味着归期已至,忽然发现自己特别不想离开这座城市,还没踏上回乡的热土,已经开始眷恋哈密这个美丽、富饶、充满民族风情的第二故乡。来哈前的疑惑和顾虑早已烟消云散,预测的N种可能,都变成美好的结局。两个多月以来,各位团小组成员逐渐适应了干燥寒冷的气候条件和思亲念乡的孤独心境,转战天山南北,与驻在地同事研究案件、交流生活,不仅丰富了工作阅历、提升了工作能力、锻造了工作压力,而且收获了满满的民族情、兄弟情。离别时才发现,我已经深深的融入这群可亲、可爱、可敬的群体之中,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人、这里的事注定让我魂牵梦绕。

    如果不是严冬,换个季节来到伊吾,在这里生活一段时间,你会发现这个小县城就是大自然镶嵌在茫茫戈壁上的一颗明珠,亦或是一位亭亭玉立的小姑娘,依偎在群山环绕之中。穿城而过的伊吾河发端于某座雪山,或波光粼粼、或涓涓细流,清澈见底,没有激荡的浪花,没有汹涌的暗流,不慌不忙,就像不经意间划过指尖的时间,轻盈微弱而又经久不息,与结伴的鹅卵石一起见证这个城市的变迁。终于见识到了茅盾先生笔下的“白杨”,一如《白杨礼赞》中所说的笔直的干,一丈之内绝无旁枝,所有的枝丫一律向上,紧紧靠拢,成为一束。我想,大概是因为这样可以抵御西北地区的风沙,有“抱团取暖”的效果。冬天的树叶已经全部凋落,树身就像涂了一层白蜡,在银色的月光下泛着晶莹的霜花,有一种冷冷的美。

    伊吾县城有四个特点:“小”、“静”、“蓝”、“亮”。这里常住人口只有两千人左右,主街道西高东低,长约三四公里。怎么个小呢,当地人说,西街口放个馕饼子可以一直滚到东出口,还有人说,从西头骑自行车出发,如果不及时捏闸,一不小心就会走出城。这也是我见到过的唯一没有红绿灯的城市,不要说拥挤了,很少见到车流,人们的规矩意识很强,看见过马路的行人,老早就停下来,让我这个习惯了抢道超车的人有些受宠若惊。上学、放学时,交警会对高峰路段进行管制,每个路口都有交警、志愿者执勤,再加上礼让行人的交通意识,使得这里的交通非常安全,孩子们都是自行上学、放学,不需要家长护送。街道不宽,但干净整洁,行走在这个城市里,一个星期不用搽皮鞋。路两边放置成排的仿生花,为略显萧条的冬天平添了几分艳丽。沿街而建的主要是办公楼,基本上都在七层以下,门口是不大的花园或是果园,树上挂满了叫不上名字的小红果、小苹果,摘下一颗在手心搓两下放进嘴里,甜甜的、涩涩的。

    这里的商店绝没有“降价了、降价了”,“心动不如行动”的高音喇叭,也绝没有招揽顾客的狂热音乐,店主们最多就是在门口贴上一张价目表,或是一张宣传海报。不过人们会听到广播里传出“戴上口罩、拒绝扎堆”的防疫指南,也有八九十年代的流行歌曲,这算是伊吾县最响亮的声音了。这里的休闲广场非常精致漂亮,一处一景、景景不同。天气晴好的时候,偶尔会有夫妻俩推着婴儿车出来晒太阳,无论清晨、夜晚,整个县城绝没有老太太们放着《最炫民族风》跳广场舞,你可以安静的读书、写作,或者是睡觉,没有车辆鸣笛,也没有高声人语,你可以睡到自然醒之后再来个“回笼觉”。

    有一种蓝叫 “伊吾蓝”,这是搞环境审判的向争同志对伊吾环境质量的准确定位。当其他城市的空气污染指数在“200-300”之间徘徊时,伊吾却在 “8”左右浮动,除了冷之外,可以放心的呼吸。之前从没有见过这么蓝的天空,那么彻底、纯净,没有丝毫的杂色,就像一张巨大的湛蓝的幕布,只有掠过的飞机才可以在上面画上一条白线。向争说,伊吾县已经提前实现了总书记提出的“蓝天保卫战”。冬日的阳光一般是有气无力的,可是这里的阳光依然那么明媚,让你睁不开眼睛,空气的穿透力特别强,根本不用担心“浮云遮望眼”,我说,我可以看见对面胜利峰上一只跑动的兔子,只不过这里没有兔子罢了。

    据天文台测算,这里比内地要晚88分钟。释放了一天亮光的太阳终于要下山休息了,待最后一抹夕阳褪去红色,天渐渐暗下。高大的路灯次第亮起,一盏灯就是一个光晕,环环相扣,照亮了自己负责的那片夜空,虽不如白昼,也可拾针,连开车都无需打开车灯。路边的楼堂建筑风格各异,沿着建筑物的轮廓铺设了各种颜色的彩灯,变换着不同的节奏,中间和地基处镶着橘黄色的射灯,强弱交替、光影分明,装扮了自己,靓丽了别人。晚上九点之后的休闲广场很是寂静,鲜有行人,但各种灯光依旧坚守岗位,并没有因为行人的缺席而偷走丝毫的亮光。远处看,亭台楼榭、湖边步道、旋梯扶手被蓝色的、红色的、紫色的灯带显示的清清楚楚,连山顶的树也披上了各色彩灯,宛如童话世界。已经看不见黑石山体的存在了,但每隔不远处的火把连成一个向上的“之”字形登山路,直到“胜利峰”三个火红的大字,看似悬在空中。与此遥相呼应的是对面彩灯示廓下的“英雄塔”和“军功马”,像带着花环与绶带的革命老战士在讲述那段血与火的艰难岁月。

    《工作篇》

    淖毛湖镇是伊吾县北部重镇,位于浩瀚的戈壁滩深处,北面、东面均与蒙古国交界,这里有举世闻名的47万亩胡杨林,美味可口的哈密瓜,还有大自然赐予的葡萄干玛瑙、硅化木、彩泥石、金刚石等奇珍异宝。广汇集团的生产基地和中国第一条民营铁路就在淖毛湖,伴随发达的煤化工产业和物流业而来的是纠纷案件的增多。

    众鑫农民创业有限责任公司(简称农创园)是淖毛湖镇集住宿、餐饮、休闲于一体的综合性商业体,可容纳上千辆大货车停留,为过往司机和周边群众提供停车休息等服务。在农创园的建设、经营过程中,因工程款欠付、门面房租赁、商品房出售等产生大量的纠纷,在哈密两级法院就涉及执行案件30件,标的5800余万元。通过前期银行、证券、车辆、保险等方面的网络查控,农创园的账户余额为零,无车辆、无证劵、无保险,有形财产仅有位于淖毛湖镇所建的房屋和一堆废铁。为了摸清底数,10月27日早餐过后,我与向争同志分别搭乘伊吾县法院冯书记和艾院长的两辆警车赶往淖毛湖。淖毛湖距离伊吾县城80公里左右,途中除了连绵的山脉外就是戈壁滩,极少有人活动的踪迹。双向两车道的柏油路像一条玉带缠绕在群山的腰间,又向戈壁滩的深处延伸,S形的山路上,我们的身体也随着方向盘的转动而左右晃动。冯书记说,以前是单行道,路面坑坑洼洼,后车在前车扬起的尘土里根本看不见路,很难行走,经常发生交通事故,现在铺上了沥青还加宽一条车道,比以前方便多了。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驱车,可以看见前方不远处连片的厂房、交织在一起的输送管道和指向天空冒着白烟的烟囱,路边整齐排列的风力发电设备吃力的摆动着巨大的的叶轮。到了农创园刚一下车,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寒风通过袖口、领口使劲的往里面钻,太阳也无精打采,有光无阳。一家商户的门口拴着一条大狼狗蜷缩在一堆破布上,面前的食盆里残剩的汤水被冻得结结实实,警车的排气管冒着白烟,下面挂着长长的冰坠,停车场的细沙被风卷起,形成移动的漩涡。我们裹紧了衣服、抖擞一下精神,和当地的有关领导汇报了一下案件的执行情况,兵分几路开始行动。鉴定机构的人员去院内核定已经被查封的废铁的数量、质量,冯书记带领一批人马清点门面房的租赁期限、租金缴纳情况,艾院长带领另一批人马对农创园的法定代表人和财务人员进行询问,了解商品房的出售、抵押、房款缴纳情况。为了消除商户的疑虑和对抗情绪,我和他们拉家常,询问家乡何处、子女学习、经营状况,告知他们如果有未支付的租金,暂时不要向农创园缴纳,可以向伊吾县法院执行局申报。大部分商户比较配合,招呼我们坐下,倒上热水,向我们提供租赁合同和缴费凭据。屋内温度还行,在室外做记录,手冻得写字都变了形。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摸排后,三个小组在车内进行了简单的碰头,梳理一下工作情况。根据安排,由执行干警董丙春、我和向争去淖毛湖法庭整理书面报告。此时,钟表的指针已经指向了1:30,我们马不停蹄的赶往淖毛湖法庭,茹合艳木庭长热情的接待了我们,整个法庭的建筑风格和内部结构与我们河南差不多,最吸引我的是小厨房和餐厅,地上散放的是南瓜、辣皮子,窗台上一篮子大红枣,米面油应有尽有,各种厨具一应俱全,油烟机上附着的厚厚油层在告诉我们,这里不仅有开庭审理的庄重威严,也有值班生活的烟火气息。我们三个在电脑前坐下,在一大堆材料里面抽丝剥茧、字斟句酌,从当事人的基本情况、审理执行情况、采取的执行措施、下一步打算等起草工作报告,为了顺序调整、选词用语,我们三个要反复研究,确保报告案情精炼、条理清晰、数据详实。时间指向了3:00,厨房里面传出烤包子的香味,羊肉芹菜馅的,真是饿的不行了,但是报告还没完成,我们就直接用手拿着油乎乎的烤包子,在电脑前一边品尝美味,一边讨论文稿。

    晚餐前接到通知,饭后到三楼审委会会议室参加专业法官会议。这是回到哈密中院以来第一次正式参与案件讨论,后来渐渐成了常态。有当事人申请再审和自治区高院指令再审的案件,也有下级法院关于如何统一裁判标准的请示。我们几位援疆同志分别介绍了自己所在地法院对类似案件的裁判思路和成熟做法,并与其他成员充分沟通交流、发表意见。事实越说越明、道理越辩越清,不但思想得到了碰撞,而且加深了同志们之间的了解和感情。通过讨论,我们发现这里的案件类型多为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土地出租以及与公司有关的纠纷,由于当事人的法律意识较低,手续不完备,导致案情复杂,认定事实和适用法律均有一定难度,也反应出哈密地区的经济活动比较活跃,同时也被哈密中院同行们坚定的政治品格、专业的法律素养、优良的工作作风所折服。

    会议结束将近十一点了,回到办公区,各个房间仍然灯火通明,敲击电脑键盘发出的声音清脆悦耳,勤奋忙碌的劳动者总在无意间奏出人世间最美的音乐。放学归来的孩子们在等待妈妈的过程中,不知不觉的趴在办公室的小床上睡着了,妈妈回来为孩子又盖了一件羽绒服。或许对她们来讲,这是一种常态,但是我看到这一幕时,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法官不易,女法官更不易!除了要完成与男同事们同样的工作量,还要承担家庭责任。孩子没带到办公室的,也并不轻松,他们不是一个人在工作,是一家人在工作,如果没有父母的支持是不可能完成的,特别是那些分居两地的同事们。刚到时,我还羡慕哈密中院的办公条件,房间面积不大,但几乎都配备了一个小床,现在看来那是为深夜加班、彻夜值班所备,读到这里,你还羡慕这里的小床吗?

    《人物篇》

    回到哈密中院以后,我被分配到民二庭协助工作,和朱滢庭长对面而坐。朱庭长美丽优雅、治庭有方,同志们都喜欢到她的办公室汇报工作,有什么家务事、烦心事也都想找这个大姐出主意、想办法,“朱滢姐”也是大家叫的最多的。在她眼里没有员额法官、助理、书记员之分,都是民二庭不可缺少的一份子,团结和睦的像一家人。这个区域里有同志们讨论案件的柔声细语,也有发自内心的开怀大笑。朱庭长对我这个远离家乡的外来人也是格外照顾,帮助解决工作和生活中的困难。王晓东法官是民二庭为数不多的资深男神,工作经历和审判经验十分丰富,对待工作一丝不苟,为人谦逊、待人真诚,讨论案件时,他总能提出独道的见解。黑红飚法官的父亲是河南人,和我算是半个老乡,不过早已听不出她的河南话了,为了表示对我这个半拉子老乡的关照,她特地将一块摆在办公室很久的风凌石送给我。张晓丽副庭长年轻漂亮、活力阳光,她的心情就像办公桌上盛开的向日葵,总是笑呵呵的,好像永远看不到烦恼,接待当事人耐心细致、不愠不火,就算那些想找茬儿的,好像也没有发作的机会。晓丽副庭长不仅案件审的好,而且会生活,经常将自制的巴哈利、大枣红糖酥等纯手工糕点与我们分享。虽然接触时间不长,我能看见民二庭每一位成员可亲可爱的一面,勤于学习、孝顺懂事的小冯,总是露着半截胳膊、一直过着夏天的依帕尔古丽,话语不多、认真负责、提醒庭长别忘了开庭时间的苗苗,整天忙于记录、订卷,连标点符号都能校对到位的媛媛、微微,刚休完产假后就进入工作状态却发现座位被我鸠占鹊巢的春婷……

    还有,我们两地的情谊早已超出了庭室的界限,比如立案庭的阿仙古丽庭长,“古丽”是国语“花儿”的意思,听到名字就能感受到她的“仙气十足”,我们都叫她“仙花”。如果有人问阿仙是谁,回答肯定是眼睛最大的那个,是的,一双忽闪忽闪的大眼睛就像一汪深蓝色的潭水。美丽大方是外表,率直真诚是内涵,她出现在哪里,欢乐和笑声就会出现在那里。又比如审管办的王豫副主任,是位疆三代,临近年终绩效考核,发挥审判工作“指挥棒”作用的各项指标是关注的重点。“王豫”是领导们召唤最多的名字,虽然在我隔壁,很少听到她说话,总是对着电脑,目光在浩如烟海的各种表格、数据、统计分析、研究报告中来回穿梭。再比如民一庭的刘刚副庭长,长期从事刑事审判工作,对民事审判略显生疏,但勤于学习、善于思考,经常到朱滢庭长办公室讨论案件。还比如,为我们提供贴心服务的办公室主任李伟,监察处张艳敏处长,行政庭周丽敏庭长……

    援疆工作已经结束,两个多月以来,我们和所在地的同事们并肩战斗,既有胜利后的喜悦,也有遭受挫折后的沮丧,一同编织美丽的梦想,那些人、那些事都会留在我的记忆、嵌进我的生命。豫哈两地的友谊之花已经在天山脚下萌芽、绽放,我会当好使者、讲者,把友谊的种子带回中原大地,让丝路文明和中原文化交相辉映,也相信,援疆工作的下一任接力棒会做的更好!

责任编辑:yu    


关闭窗口

地址:信阳市羊山新区新五大道和新二十六街交叉口(东北处)  
邮编:46400  

民意沟通信箱:hnxy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1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