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法院文化 -> 文体园地

  发布时间:2020-09-24 10:50:19


    老旧城楼的墙壁坑洼不平,一层有个低矮的拱门,拱门左右各有个弯弯的楼道,顺道上去,就到了二层。二层只有一间长长的、空荡荡的,满是门窗的房屋,破旧的木制门窗应着风声被吹的嘎吱作响。屋檐的四个角高高挑起,周身斑驳的墙面似乎有着不凡的来历。

    “鬼屋”是我们附近小孩的叫法,大人们都叫它“谯楼”,母亲单位就在谯楼旁边。据说谯楼后面,那两个石麒麟看门的大院,是大官工作的地方,也是大人们禁止我们去的地方。但是从谯楼上却能瞧见大院内进进出出的人们,里面还有会吹喇叭的车子。于是去鬼屋玩,就成了我们小队的一项挑战胆量的活动。

    我年纪最小却不甘示弱,跟在胆大的伙伴们身后也摸去了鬼屋。虽是白天,依然觉得心快要从胸口中蹦跳出来。孤零零独杵风中的鬼屋,似掉不掉的窗帘随着风拍打在破旧的木质门窗上,噼啪作响,好似张开的大嘴早已在等待着我们。关键时刻,小伙伴们却互相推搡起来,谁也不愿意上前去证明胆量。最后只好挤作一堆扒在二层楼边角上向大院内张望,可是除了婀娜摇摆着的树枝和知了刺耳地叫声外,最终什么也没能发现。

    待被大人找到,拎回单位,我已经有点中暑的症状。母亲一边用报纸为我扇着,一边用风油精一遍又一遍的涂抹在我的太阳穴和人中上,直至熏的我泪涕横流,才算作罢。回家路上,有人卖冰淇淋,形容的美味无比,才五角钱一个。我站着不肯走了,央求的看向母亲,她默不作声。我再三摇晃了她的手臂后,她俯下身摸着我的头认真地说,“小孩不能吃,这个会把嘴冻掉的!”嘴冻掉,那多可怕!小时的我甚是好哄,头也不回地跟着母亲回家了。

    稍大点的年纪,母亲给我找了个教美术的老师。老师住在西街的文化馆处,每每走到那里,母亲总会叹气。对于我这种经常被修理的小孩来说,不亚于像听到打雷声。有次正在战战兢兢的反思己过,却听到她幽幽地说,“可惜了啊!这里以前叫黉学院,出的状元、进士特别多。据说出一个人才就建一座牌坊吧,整整建了七十二座,座座青石垒砌、座座雕龙画凤,不过都在历史的长河中消逝了。唯独这儿还有个青石砌的牌坊,文官路过下轿,武官路过下马,气派着呢!可是文革时,也被扒了。从前的老人们说,罗山的婆娘,息县的牌坊,那可是相当的出名,可惜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年少的我不懂得什么是婆娘,也不明白没有了牌坊有什么可惜的。但是母亲惋惜地话语,听的久了,心底就多少生出点难受来。

    喜欢画画但好动的我,自然没有遵循母亲的意愿,好好的跟着老师学习美术。而是顺着老师家旁边的小路,溜去了后广场,那里的旱冰场长年播放着震耳欲聋、激情四射的音乐。在那儿,我才是如鱼得水,特别欢实。结果自然是被母亲赏了顿皮带炒肉,外加跪在磨盘上欣赏了半宿星星,才了结此事。

    因着自由而奋斗,我带着全家人的反对去读了中专,还未到两个月,我便想家了。固定电话打不通,联系不到家人,只能自己撑着胆子转了两次车回到县里。好不容易站在了家门外,钥匙却怎么也打不开门锁,只好寻去母亲单位。路过谯楼,匆匆看了眼,外墙壁已被重新粉刷,楼梯也被锁起,不许人上去,拱门里再也不见孩子们玩耍的身影,一切似乎变了,又似乎没变。待母亲将我领到新家,看着四周粉刷的雪白平整的墙壁和焕新的家具,听着她解释说太忙了,就忘记告诉我已经搬家了,我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些什么……

    时光荏苒,我也做了母亲。晚饭后,带着女儿去小区附近的龙湖公园散步。这里以五一水库为基址,沿水而建,从南至北,像一条巨龙贯穿了整个县城的南北,其间风景秀美、景色怡人,用来游玩休闲再好不过。近处九孔桥洞上的灯带不停闪烁地变幻出颜色,映在水面上重重叠叠的,甚是好看。看着身边或站着、或坐着笑闹的人们,想起了从前夏天的夜晚。那时大家无处可去,不是在马路上闲逛、散步,就是挤在谯楼旁边的小广场上。人挨人、人挤人,各种气味混合、掺杂在一起,再好的心情也会平白烦躁起来。而现在的县城不光有了风景如画的龙湖公园,还有茂密树木、含氧率极高的森林公园以及号称东南第一峰的濮公山地质公园等等,都是休闲活动的好去处。

    先生突然碰了碰我,悄悄的说了声,“金书记!”我回过神连忙去看,只看到一个身着白色长衬衣、灰色西装裤子,虽已走远却依然显得高大坚定的背影。不知何时,重度近视却不喜戴眼镜的我,也能清晰的记起那张充满坚毅果敢的脸庞。记得参加扶贫大会时,县委领导班子宣读着县里规划的城市建设、教育建设、扶贫道路等等,再看看如今县城朝气蓬勃的发展,一一兑现的承诺,居民们满满的归属感和满足感,我的心里是既感激又钦佩的!

    有人吃着冰淇淋路过,女儿突然吵着要吃,我便哄她小孩吃了嘴会冻掉。她指着我,愤愤地说,“妈妈胡说,外婆说冰淇淋特别甜,想吃就买!”……骑车带她买冰淇淋的途中,女儿指着一处说:“妈妈,那个宫殿好漂亮啊!”我扭头看去,哦,她说的是谯楼。如今的谯楼在原有的基础上修葺翻新加盖了一层,八只屋檐角翘起向外铮放,崭新的大红色外墙在檐边彩色灯带装饰的映衬下,显得庄重而大气,以前破旧的“鬼屋”模样完全不见了。

    母亲从市里回息办事,我带着她游览了县城的各项新设施、东区的条条大道和众所新建的学校等等,和她讲述着近年来县城的变化,讲述着大家的感受,讲述着学子们的安心,讲述着心中的钦佩和身为共产党员的自豪。送她回市,途经曾经的文化馆处,莫名的,我看向了母亲。她似未察觉,依旧笑眯眯地盯着手机上拍摄的息淮风景,和我讨论着县城的变化与进步。

    我认真的聆听着,就像对待该不该买冰淇淋的问题一样。在这件事情上,作为一生生活在这里的人,一位老党员比我记忆的更清晰,感触的更深刻,心中也更喜悦吧。()

责任编辑:yu    


关闭窗口

地址:信阳市羊山新区新五大道和新二十六街交叉口(东北处)  
邮编:46400  

民意沟通信箱:hnxyzy@hncourt.gov.cn
Copyright©2020 All right reserved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版权所有   豫ICP备12000402号